景景!!老原!!妈妈爱你们!!

偷摸上老福特,伤心的发现被取关那么多熟人,哭泣,太绝情了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令后)

乾隆十年的二月二十二日,是皇后的千秋生辰,宫中各处照例给长春宫送寿礼。


高贵妃一月前刚刚病逝,尽管在世时,她经常与皇后针锋相对,甚至差点害死她。但皇后感怀人死如灯灭,免去了送礼之后的步骤,推说是身子不适,请众人顾忌刚过世的高贵妃。


二月末的紫禁城仍在飘雪,但皇后却坚持要去雪地上走走,魏璎珞只好跟着。


皇后迈着已经痊愈的双腿走在雪地上,虽然皇后没说什么,但魏璎珞还是担心,没走几步,就要劝皇后回宫休息。


皇后坚决摇头,余光瞧见一截埋在雪中的树枝,转头对魏璎珞道:“好久没看你练字了,你就在雪上写几个字给本宫看看吧。”...


我就知道。呵。这才是真的顺序。

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令后,吃糖请只看前半段)

重发,改了一下,搞笑文也要正经搞笑啊!

_____________

万寿宴过去没几日,皇帝命李玉送来一个篮子,说是西洋贡品,用以答谢皇后寿宴所献的山水图。


明玉解开黄布,惊喜地叫出声,里面居然是一只异瞳的小白猫。


明玉心痒,当即伸出手想抓住小白猫。


没想到小白猫身子灵活,窜出篮子,就往皇后处冲。


尔晴大叫,伸手护住皇后,明玉伸手抓了好几次,结果都被小白猫躲过去。


“璎珞!”魏璎珞突然冲到皇后面前,转身背对皇后,皇后眼睁睁看着小白猫冲进她的怀里,吓得她当即从御座上站了起来。


“嘿!”魏...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令后,不知道甜不甜)

魏璎珞端着托盘,看似在精细地裁剪茉莉花枝,内心却恨不得将神思化成隐形的眼睛,潜进盖着帘子的屋里。


“魏璎珞,你这是剪花还是绣花呢?大半个时辰了,这边的茉莉花还没修剪好!”


明玉照常细眉倒立地找她麻烦,结果魏璎珞依然不紧不慢地侍弄着花儿,让她讨了个没趣。


帘子被撩起,皇后被尔晴扶着,含笑相送纯妃。


纯妃等人路过花圃时,魏璎珞看到了玉壶怀里的画轴,耳边传来明玉的抱怨:“真是的,纯妃娘娘再来几次,皇后娘娘的珍藏迟早会被搬空。”


魏璎珞素来知道皇后待纯妃不同,但偏偏今日,听了明玉的话,她很不舒服。...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令后)

直至乾隆六年的年中,魏璎珞已经在长春宫待了三个月。


这些日子里,除了时不时闯些小祸,惹得皇后无奈蹙眉;与时常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明玉斗嘴;和每次有惊无险地在皇帝眼皮子底下救下自己的小命,日子过得倒也愉悦。


只有一件事,让魏璎珞无可奈何。


“怎么学了这么久,手腕还是在抖?”皇后眼尖,即便魏璎珞极力掩饰,还是被她看出了魏璎珞微微颤抖的手臂。


魏璎珞吓了一跳,笔尖的墨点径直落到宣纸上,轻易地毁了小半个时辰的成果。


魏璎珞心中气馁,赌气道:“奴才天生跟书桌没缘分,学不了这种文人的高雅。”


皇后放下书...

旧日玉成侣,依然身傍陪(乾隆视角令后)

乾隆三十八年的三月十一日,是孝贤皇后的二十五年忌辰,皇帝诏命令皇贵妃亲自撰写孝贤皇后的悼文。


当日皇帝下诏辍朝,依从惯例,独自一个人走到长春宫。


长春宫内外依然保持着孝贤皇后在世时的样子,虽有皇帝谕旨在前,但其中有多少令皇贵妃的安排,大概只有她知道。


皇帝抬手示意殿外的宫女切勿出声,自己举步轻悄悄地走进佛堂。


令皇贵妃今日换了一身素净的衣衫,头上挽着极为简单的发髻,手上的护甲、戒指,一概皆无。


恍惚间,皇帝想起了初入宫的令皇贵妃,那个年少的魏璎珞。


令皇贵妃跪在孝贤皇后的画像前,拿出用黄...

志怪见闻录其三:枉死的新娘

齐朝的婚俗依从秦汉以来的旧例,新郎黄昏迎亲,新人夜晚成婚。

 

这是乾元四年十月的一天黄昏,汲州修武县的曹翁夫妻十分开心,今日正是他们的长女成婚的日子。

 

为了避免被村民拦车讨要礼物,曹翁没有选用婚车送亲,特意借了一匹马给女儿骑。

 

新郎握住新娘的手,扶着她上马,然后骑上自己的马,在前面开路,新娘的弟弟和几个新娘亲属骑上驴,跟在后面护送。

 

走至中途,新郎依照礼俗,率先策马归家准备。

 

突变总在毫无预兆的时候发生。

 

草丛中突然窜出两个蒙面人,一人跨上新娘所乘的马,拍击马臀,骏马受惊,向前奔驰。

 ...

小老徐和小世真(一个脑洞)

某天,你得到了一个包裹,上面写着微缩般S Gallery 。

打开一看,真的是个小型画廊,当然在他们的世界观里,你是不存在的。

突然有一天,徐伊景的办公室成了次元交错地。

发现你的小老徐:........

你:宝宝!

徐伊景:.......???

过了一段时间后,唯二能看到你的两个人:徐伊景和李世真已经习惯了你的存在。

穷极无聊的你突然把小老徐的办公椅连带着上面的小老徐整个转了个个。

戴着眼镜的小老徐放下报表,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转回去。

正好小世真走进来,你决定作死到底。

轻轻捏起小老徐,把她放在掌心。

小老徐盘着腿,抱着手臂,像个装大人的小娃娃。

小世真在下面吓得大...

痞子和外强中干(abo)(衍生cp)(9)

次日恰好是周六,到了黄昏时,吴修倞开车到姜袖珍家的附近来接她。


从离开家到坐上车的整个过程,姜袖珍由始至终都保持着偷偷摸摸。


车上的姐弟俩默契地乜了她一眼,姜袖珍脸上挂不住,大声道:“开车啦!”


吴修倞摇了摇头,开始发动车子,坐在后座的小骆则笑倒在座椅上。


※※※


对于他们的如期到来,新星妈妈很是高兴。


小骆被新星拉过去一起玩耍,吴修倞和姜袖珍则帮着新星妈妈准备晚餐。


准备到一半时,吴修倞装作好奇地问道:“一直听台里的同事说,社长儿女双全,但好像没看到您的儿子?”...


© 橙scumbag | Powered by LOFTER